顾家的事情,其实在火灾发生的那段时间里警察就已经将事情调查清楚了——经营了一辈子的心血被对手吞掉,甚至还背上巨额的债务,这对顾早礼双亲是一个毁灭性的打击,即使他们卖掉公司,卖掉夹具房子,甚至去卖血,那么巨大的窟窿是无论如何都填不上的。

    精神崩溃的顾家双亲想到了死,当时顾早礼刚满十六,还在高中,在盛夏的某天被叫回家中,吃了妈妈做的饭就沉沉睡去了,等他再次醒来的时候是在医院里,身上插着无数大大小小的管子,双腿被锯掉,身上没有一块好皮。

    医生告诉他,幸亏他吃下的毒药分量不大,才能及时把他从鬼门关拉回来,但是他的父母都已经无力回天了,连尸首都被烧的焦黑一团。

    “如果不是宋家,我爸妈怎么会绝望到去死?”审讯室里,顾早礼冷静而克制,嘴角始终挂着一抹凉薄的笑意,“所以我想办法收拾一下他怎么了?”

    “那个时候,真正处理宋家业务的,是还是高中生的宋野肆。呵,一个高中的学生,就这么的狠心,我收拾他一下怎么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