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外,顾早礼抽着雪茄,之前的斯文淡雅模样早就消失不见了,徐徐升起的烟雾中,那掩藏在镜片下的眼睛多了几分算计。

    “小宋总还是不愿意接我们的电话吗?”抬手招来手下,顾早礼冷冷一笑,“那就告诉他,想要见苏觅,就乖乖过来。否则,可就永远见不到了。”

    “啪!”的一声,房间里传出清脆的巴掌声,顾早礼侧头看了一眼,笑了一声阻止了要去查看的手下,“萧洛白算是我好友,他要是连一个女人都搞不定,也就别想着在这里,在宋氏财团面前掀起什么浪花。”

    徐徐吐出一口白烟,顾早礼咧起嘴角,“我要的,可是要生生撕下宋家的一块血肉才行啊。否则我这腿,找谁负责去。”

    一将功成万骨枯,这句话适用于任何地方,包括商场。

    宋氏财团如今利于顶端的不败之位,脚下究竟踩着多少商人的血汗可想而知,顾家只是其中的沧海一粟,但却是最不甘心的那个。

    生意失败,技不如人,这没什么好说的。但是背后搞小动作,害死顾早礼双亲,甚至一场大火要烧了顾宅,要不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