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了大概半个多小时,负责人还是没到,那个单独开车带着苏觅的小宋总也不见踪影。

    “奇了怪了,这些人还能被吃了不成?”师木珊坐不住了,她可是很久没有被晾这么久了,难道那两个小年轻抵不住年轻的激情似火,在车里那啥?

    “阿秋!”苏觅打了个喷嚏,宾利停在路边,她一个人坐在车里,宋野肆在外面打着电话——就在十分钟前,车子抛锚了。在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彻底熄火。

    “还有十分钟到。”宋野肆坐回驾驶座,看到苏觅的模样,直接脱下外套盖在她身上,沉吟了一下,“我也没想到会发生这种情况。”

    “没事,车子抛锚嘛,很正常。”苏觅拉拢宽大的外套,触及到还温热的体温,感觉暖和了不少。

    宋野肆应了一声,长眉却拧了起来——宋家不管是公司还是私人的车子,每天晚上和早上都有专人检查安全,确保车子的每零件和接驳都是完好无损的,抛锚这种事情,是绝不可能出现的。

    “宋老师。”苏觅晃晃他臂膀,“那是不是你叫来的车?”

    顺着苏觅的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