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师木珊惊了,这怎么和尚伊瑶说的不对啊,尚伊瑶说按照常规发展,女主被狠狠欺负后是要奋起反抗分分钟撕烂恶毒未婚妻的,难道是自己刚刚表达要为她撑腰的语言表述不清楚?

    “害,怎么突然回去呢?”师木珊亲昵的揽住苏觅的肩头,“你看你妈妈还在住院呢,等她醒过来肯定希望第一眼见到的就是你对不对,我已经咨询过医生,像你妈妈的这种情况,是有希望醒来的。”

    “费用你不用担心,我们会完全承担的。”师木珊瞥了一眼还呆在原地的职员们,语气一厉,“你们还在这了干什么?不急着回家休息吗?要不要我让小宋总多给你们安排点工作?”

    一听说要多安排工作,围观的所有群众顿时散的干干净净,跑的比风都快。就连那总秘都是脱了高跟鞋跑的第一个。

    “师阿姨,我真的,不能在麻烦你们了。”苏觅终于忍不住的哭出来,“我,我不配的。”

    “胡说。”师木珊正了脸色,低叹口气,苏觅这个女孩心思敏感细腻,看来在前男友那里受到很大的伤害,“苏觅,如果你觉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