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你那么晚出现干嘛。”苏觅小手捏拳捶打着宋野肆的胸口,“要是你早点出现,要是我一进校园就遇到你。”

    “都是我的错。”宋野肆柔声哄着,在他心里却是第一次后悔没有借用家族的力量直接把自己转为讲课教授,才让萧洛白钻了空子,让苏觅变得如此敏感。

    但是他难得的温柔的能滴出水来的声音却没有换来苏觅同样的柔情回应,反而是低低的鼾声响起,哭笑不得的看着在自己怀中睡着的苏觅,宋野肆宠溺的笑笑,直接将人抱上了楼。

    将自己心中积攒的东西一股脑的倾诉出来后,苏觅这觉睡的格外的香甜,一觉醒来已经是日上三竿。

    空旷的房间里可以听到细细的水流声,那是从洗漱间传来的,苏觅脑袋当了一下机,猛然间她反应过来——难怪不对劲呢!这不是宋老师给她安排的那间房啊!

    “你醒啦?”宋野肆顶着一头湿漉漉的头发从洗漱间走出来,身上穿着宽松的浴袍,看着苏觅似乎还没清醒的模样,恶作剧的一笑,往床边一座,上身朝着苏觅压过去,“昨晚我的表现,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