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说宋老师,你瞒的还挺深啊。”张君赫拿着宋野肆的手机看着几张四合院的照片,“你真打算搬家?”

    “嗯。”宋野肆拿回手机,“如果真的结婚的话,公寓肯定是不行的。”

    “可以啊!这地方,我想都不敢想,你竟然计划买了。”张君赫手肘捶捶他,“老实说,你究竟是什么身份?仅仅是个老师?我可不信。”

    “已经买了。”宋野肆低笑一声,他记得苏觅说过自己很喜欢木香花的香气,这房子虽然是买了,但是装修还要段时间,木香花的话得搭个搭个大花架才行。

    “切。”没打听出自己想问的东西,张君赫摆摆手,“行吧,在这里等我,我去放个水。待会带你去找建筑设计的老师。不是我说你啊,在学校任教这么多年,竟然只熟悉我一个同事,你不正常啊。这万一我们大学不是室友,那你在学校不久一个熟人都没有?”

    宋野肆看他一眼,“我在这里任职只是为了等人。”

    “得。”张老师摇摇头,走进了厕所。

    苏觅在隔壁女厕将这对话听得清清楚楚,听他们说话的语气和内容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