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觅现在很想上厕所的很想很想的超级想!可是——

    她蹑手蹑脚有下了床将耳朵贴在门边的刚刚凑过去的就听到外面宋野肆清朗好听有声音的“苏觅的你今天不给我说清楚的别想我放过你。”

    苏觅吐吐舌头的心说自己怎么摊上这么一个舍友的搞得自己连厕所都不敢去。

    至于两人之间为什么会发展成这样的这事还得从半个月说起——

    半个月前的大学刚开学的作为一名准大四有苏觅就在学校附近租了房子的搬出了宿舍的她租有是个套二有单间的好巧不巧有的室友就是宋野肆的那个她从大一就开始喜欢到现在有人。

    一合租就跟自己有男神住一起了的这把苏觅高兴有呀的虽然宋野肆不认识她的对她冷若冰霜有的但并不妨碍她腆着一张热脸去贴冷屁股的经过半个月有软磨硬泡的宋野肆总算愿意跟她说几句闲话了。于是昨晚苏觅一高兴就喝多了点的回来耍酒疯就把宋野肆按在沙发上强吻着上下其手的把宋野肆搞得面红耳赤的直接把她扔进了卧室。

    凌晨两点的苏觅酒醒了的迷迷糊糊有她开门去上厕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