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精盯着周昊的视线,重新变得危险起来。

    不过他没有立马发动攻击,反而朝另一边空无一物的半空里,喷出那枚黑色的宝石。

    方向正是刚才周昊装模作样行礼的那边。

    喷出宝石,虎精自己脚下生风,一副随时脚底抹油准备跑路的模样。

    但那边什么都没有,漆黑宝石飞了一圈,又安然返回虎精口中。

    虎精顿时再次狞笑出声,转头盯着周昊:“刚才还真把我吓住了,以为是异种的凤凰,哪知道其实只是个跟血鹦鹉串出来的杂血种,跟你小子这半妖倒是正相配。

    龙蛟蛇一系,可以期望将来褪去蛇身,回溯龙脉,但回溯成功前,血脉传承之力也大损,血鹦鹉同凤凰更是完全不搭。

    你还装模作样,或许给你施加封印的人当真是这鹦鹉的主人,但能把这类杂血种当回事的人,再高明也有限,何况眼下人都不知道在哪里。

    你们两个杂种,乖乖给我补身子吧!”

    咆哮声中,虎精当即张口,虎啸风生,要把眼前一人一鸟全都吸进血盆大嘴里。

    周昊惊呼声中身形不稳,眼看就要被风吸起。

    耳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