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羊妖帅的疑惑,注定是没有人能够为她解答,毕竟红云陨落已经是不争的事实。

    这一缕鸿蒙紫气的争端,因为红云的诡异陨落,暂且告一段落。

    ……

    五庄观中。

    镇元子拿起放在桌上,已经蒙尘的玉简,片刻之后,他微微一叹:“罢了。”

    “一般的大罗杀伐手段,骗我闭关数百年,自己独自跑出去,落得个身陨的下场。”

    镇元子将玉简收起来,目光悠悠转冷,“鲲鹏,冥河,巫妖二族,迟早有一日……,哼。”

    ……

    红云身陨,第七缕鸿蒙紫气的争夺,就这么不声不响地过去了,并没有掀起什么太大的动静。

    此事过后,巫妖二族都默契地埋头发展,两族之间虽然依旧时不时在天穹中发生一些摩擦,但是摩擦烈度越来越低,看上去似乎是两族都开始渐渐专注自身发展。

    巫妖二族,一者在天,一者在地,渐渐做到了互不侵犯,彼此休养生息。

    妖族在发展自身的时候,也没有忘记建设星辰命数体系,也就是所谓的天命。

    而巫族同样在发展自身的时候,面临着构建轮回的重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